学生会桌上的仙人掌

不会画画不会写文,就是个腊鸡。

谁说绯闻不能成真的!【一发完结】

HP paro,法叔拉文克劳马修格兰芬多,老王魔药教授,阿尔格兰芬多亚瑟斯莱特林。阿尔马修同级生,法叔亚瑟同级生。结尾米英。

断断续续的写了几个星期,总字数1w1…然后现在终于搞完它了,要是热度过35我就写番外【做梦吧你

马修15岁时,遇到了他以前的邻居——弗朗西斯,然后他们因为一点麻烦而假装交往,结果事情一发不可收拾,他们开始向真正的情侣靠近……

  1

  跟以往的开学时期没有差别,还是一如既往的迎接新生,进行分院仪式。马修·威廉姆斯,霍格沃茨格兰芬多四年级学生,教授们看好的良好学生,可惜的是存在感太低,曾经有教授告诉他,他要遇到对的人才能让这种像被诅咒一般的体质就会改变。马修不知道该不该去试试,到头来他还是记住了,不管多少年,他都是想改变的。

  他大概是这届里边最温和的那个,一般来说,不触及底限的马修是很温柔的,不惹事不违法校规不抵抗老师而且,学习成绩第一。日常就跟阿尔一起,去大厅一起吃饭复习,在阿尔有比赛时会像其它学生一样呐喊加油,十分普通。马修长得很可以,跟很受欢迎的阿尔长得很像,要说有什么不同,最大差别大概就是马修柔和许多还有就是他那双稀有的紫色眼睛。

  他有想过渐渐的被关注时是怎么样的,想着想着,就到了冬天,学院到处都是白茫茫的,像极了北极熊的皮毛。马修从宿舍里走出来,他只是下去吹吹风,谁知道那条象征格兰芬多的围巾突然被吹跑了。马修难得的嫌手里的书太碍事,他两手一撑,翻过面前那座不高的围墙跑过去追那条红色的围巾。

  风刮得他有些睁不开眼睛,眼镜在这种天气好像没用一样,马修只能勉勉强强看到象征着拉文克劳的校服底色。风停下来了,马修睁开眼睛,终于看清了眼前的人是拉文克劳的级长——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靠近马修,将马修刚刚被吹跑的围巾套了上去,脖子遭到风的搜刮,马修这才感到温暖,打了个寒碜,情急之下才反应过来向人家说谢谢。

  “不过呢,不是我提醒你,”那人拉起马修的围巾,在帮马修绕了一圈,“今天这种天气不能没有围巾,不然会感冒的,好了,现在暖和点了吗?”

  马修不知道对方是谁,当他想回复这个不明所以的对他那么好的人时,他发现大家都看着他。

  “你怎么了?从来没被这样关注过吗?”那家伙似乎有点好笑的说出来,拍掉马修头上的雪,半开玩笑的赶马修去上课。

  “那,那个,谢谢先生了。”

  “不用谢,应该的。”

  到底哪门子应该?马修不解。

  结果就是马修被女孩子们围起来问来问去。诸如,你是怎么认识他的,他为什么对你那么好,他为什么那么喜欢你等。马修一脸迷茫,他此前从来不过问学校的潮流,不知道一个拉文克劳级长到底有什么能耐,他之好一一摇头否认,不然他今天晚上要被女孩子集火了。

   马修自然不会傻到问他们弗朗西斯是谁,就算马修不知道弗朗西斯是谁,他也知道拉文克劳的级长是个受人欢迎的,美人,是的美人,但是根据他听说到的谣言里面,说过弗朗西斯从来没在下面过。
 
  太强了,马修没忍住在内心感叹一下。上课的时候还有男生时不时给他递纸条,马修看都没看,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他们想问什么。他经常一个人走在楼梯,阿尔也只有吃饭跟要考试前才会陪着他,说实话今天马修挺享受清闲的时间,换做以前他大概都是在想怎么样才能被注意到。

  对啊!现在不就被注意到了吗?马修突然在一扇窗前停下脚步,往窗外看了看,瞧他看到什么——是弗朗西斯。敏锐的级长大人似乎发现他了,弗朗西斯跟马修四目相对,还朝他这边笑了笑,嗷……老天,不对,是梅林,他实在是太好看了。

  吓得马修立刻蹲了下去,他害羞了,耳朵尖的红色明显不是天气导致的,一个加拿大人怎么会惧怕干燥的寒冬呢,不过马修还是想抱怨一下英国湿润的冬季风,那实在是太刺人了。

  马修确定弗朗西斯已经不在雪地上时才敢站起来,他这才注意到脚麻了,站的不太稳,走路还摇摇晃晃的,他需要一个人扶着他走,他无奈只下之好靠着墙壁站了会,思考着自己怎么会突然被注意到。马修慢慢贴着着墙壁往下走,只不过这次他突然停下来不是因为自己,是那个神奇的人突然出现在他面前,马修的耳尖又忍不住变红了。

  “你看上去很好,看来我不用扶着你走了,不是吗,马修先生?”

  “谢谢关心……不过我想我们似乎不熟,请问您在哪里认识过我吗?”

  “说认识也不一定吧,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哦,隔壁的小马修。”

  马修有一个麻瓜父亲跟魔法师母亲,他母亲在魔法世界权高望重,被校长拜托到学校教书,但是她没有,说想好好的看着马修长大,然后就拒绝了校长。

  看什么国际玩笑,他母亲根本就是想跟爸爸度蜜月,天天都在恩爱,马修看不过去,就变成了现在这种存在感几乎为零的状态,开始他去幼儿园的时候还没被老师注意到,只有隔壁哥哥注意到他,还常常陪他玩。

  是弗朗西斯?马修盯着弗朗西斯观察了一下,金发紫瞳还有一脸多余的胡渣,根本不纯真的微笑,马修从这个笑容里感觉到了一点危险的气息。接着,弗朗西斯说出了马修家的住址,还叹了口气,自己跟自己嘀咕着什么“难道我变化真的那么大么”,伸过来的手好像想牵马修的手。
 
  马修听到以前的家的住址时顿了一下,难以置信的看着弗朗西斯。当初那个痞子,经常撩妹的长得像女孩子的哥哥,居然变成了优秀的拉文克劳级长,这是什么奇怪的梦吗,或者这是阿尔的恶作剧,马修都不知道,他还是看着弗朗西斯,想伸出手捏弗朗西斯一把,然后他就被弗朗西斯抱了个正着。

  ——

  他手里的书掉了,一些书还滚到了下面的台阶上,吧嗒吧嗒的声音没有让弗朗西斯松开手臂,马修害羞到一动不动,一句话也没有说等弗朗西斯松开他。

  毕竟是学校内部,再偏僻的地方都会有那么几个人,一下课,到处都充斥着学生吵闹的声音,于是,他们两个抱在一起的事情就全校皆知了。
 
  “嘿马修!没想到你那么厉害,来说说被弗朗西斯抱的感觉怎么样?”

  这回惨了,他不仅要逃开女孩子的追问,还要躲开男孩子的好奇心,好累。

  马修回避一切关于弗朗西斯跟他的问题,他们两个根本没在一起哪来的什么破感想,晚上被舍友的声音轰炸到很晚,早上吃早饭被旁边的女孩子用问题轰炸,上课也被围着问,下课也被学弟学妹围着问。他要疯了。

  我们的加拿大男孩左手撑着下巴右手拿着羽毛笔,看似在听课,其实他已经睡着了,连老师都没有发现,直到下课,阿尔跑过来,不轻不重的拍了马修一下,马修手一抖,醒了。

  还叫了一声。

  “马蒂?”阿尔一脸不可思议,好学生马修在课堂上睡着了没被老师发现,“你,你还好吗?要不要回宿舍睡?”

  接着他被马修瞪了一眼。

  “我没事,阿尔。有什么事吗……”

  “王耀教授说让你吃完晚饭后去找他,马蒂你最近是做了什么让他生气的事情吗?”

  “没有的事,阿尔,我就这样了还能折腾出什么?”

  阿尔弗雷德笑了两声。

  马修有气无力的走到王耀的办公室,刚想敲门这门就开了,马修往里面看了看,还想以前那样种着一圈草药,房间里弥漫着淡淡的药味,马修有些犯困,他揉揉眼睛,迈开腿往里面走。

  “你来了啊,坐这边。”王耀用羽毛笔指指他对面的椅子。

  王耀是他一年级的魔药教授,后来因为一点事情,在他们升二年级时,他跑去教当时的四年级,取而代之的教授是新招的,没有经验,所以要动手制作的魔药全都要等四年级的魔药教授回来后,王耀亲自教导,因此他们在暑假的时候提前把三年级的魔药书本买好了。

  马修不喜欢这样的课堂,小小的马修趁王耀有时间的时候跑到他办公室,希望王耀能单独指导自己,结果王耀不仅答应了马修,让马修每个星期六到自己办公室来单独动手,还给马修的未来指了条路——在你四年级的时候会遇到一个人,他会改变你的生活,噢,当然是往好的方便改变。

  马修在王耀面前坐下,安静的等王耀改完最后一篇论文。

  “怎么样,有往好的方面改变吗?”王耀摘下他的眼镜,朝马修笑了笑。

  “我也不清楚,教授,”马修顿了顿,“至少我知道他是很好的人。”

  “你这几年来的问题也有少许改变了吧。”王耀把眼镜放好,站起来走到一旁的书柜找书。

  “虽然这给了我点麻烦,至少,我不觉得这是坏的发展。”

  “很高兴你有这样的想法,接下来只要顺其自然就好,”王耀走到马修身旁,揉揉少年柔软的头发,“我的国家总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也就是说,凡事不能操之过急,明白了吗。”

  是肯定句。马修点点头。

  王耀给了马修一本书,是日记本。

  “记录。”

  “好的教授。”

  “可以回去了,别花太多精力思考,发生了的事情只有时间才能改变,随缘吧。晚安,马修。”

  “晚安。”马修走回格兰芬多塔。

 

          2

  发生的事情只有时间能改变,马修在本子上写下这句话,但是他跟弗朗西斯的事情太久远,时间已经无可奈何。

  临近圣诞节,作业还是一样多,阿尔弗雷德玩着羽毛笔,前两支被他玩坏了,这是他的第三支羽毛笔,马修拍拍阿尔,让他集中注意力。阿尔很聪明,除了魔药不如马修,他的成绩都是格兰芬多四年级最好的,但他不喜欢写论文,觉得论文在浪费他的时间,他想骑上扫把,在魁地奇比赛场地飞几圈回来。每当马修管不住他时,马修就会把亚瑟搬出来,阿尔的呆毛总会低落的下垂,低下头写论文。可惜这个借口只能用到他16岁生日前。

  每次遇到弗朗西斯,马修的身边都会发生点特别的事情,比如今天,有个格兰芬多高年级想跟自己谈恋爱,马修还以为今天是四月一日。

  继被阿尔赶走的高年级,也偶尔会有一些人来问自己要不要交往,有男有女,吓的阿尔最近不敢离马修太远。马修所到之处周围100米内绝对有阿尔,偶尔也有很闲的亚瑟。

  阿尔有时候会打量比自己大了十来天的马修,他比自己小一圈,心情不好的时候也会挂着淡淡的微笑,带着眼镜显得他知书达理,平易近人。

  马修跟亚瑟一起在图书馆,他们不得不承认,在图书馆里很安全,没有人敢顶着图书馆管理员尖锐的眼神,用大嗓门告白。

  他今天的课上完了,马修并不想在宿舍待一天,他在占卜教室前堵到接下来一整天都没课的亚瑟,接着两个人一起来到图书馆,看书打发时间。

  马修在图书馆里睡着了,每天晚上在床上翻来覆去都没能进入睡眠,他希望窗外有些声音,像打人柳挥动它的树枝的声音,风吹过洞穴时发出的声音,他想,这些声音真的能帮助他进入梦乡,而不是像现在,黑湖呈现出死一般的黑,树枝被霜占据,打人柳也因为冬天变的死气沉沉。

  亚瑟让突然到来的弗朗西斯陪着马修,他刚刚被通知去找变形课教授——也就是斯莱特林院长,谈谈未来。

  弗朗西斯假装在看书,他时不时瞄两眼马修,男孩睡着的脸庞很平静,马修单单是在睡觉,没有进入甜美的梦乡。弗朗西斯并不知道王耀跟他的邻居弟弟很熟,他去跟马修说话只是顺从自己,既然他带着围巾,就让围巾到自己这来吧。

  弗朗西斯不想承认,那阵风的确很大,但是不至于把围巾吹跑,他用无声魔法让围巾朝自己飘来,让一切看起来是意外。他笑了,当围巾飞到身边的时候,他终于有理由让马修接近。

  弗朗西斯揉揉马修的头发,想着他们的曾经,看着眼前的男孩,弗朗西斯知道马修从小到大都是这个性格,和善,不容易生气。马修值得那么多人追求,每个人都有缺点,就像温暖的春天,雪的融化让他们感到刺骨。

  管理员告诉他们到时间了,弗朗西斯这才轻声的唤醒马修,拿过弗朗西斯递过来的眼镜,马修没有担心亚瑟的去向,被弗朗西斯半扶着回了宿舍。马修其实没醒,阿尔看到马修时皱了皱眉头,他的兄弟在别人的面前毫无防备的睡着了。

  马修被猫头鹰吵醒时看到的是格兰芬多的代表色天花板,他猛的坐起来,看看四周的床——除了自己没有一个人!

  怎么回事!

  马修戴上眼镜,看到阿尔留给自己的字条。

  他给自己请了假。马修二话不说就把一直敲窗户的猫头鹰放进来,是弗朗西斯的信,那么这只猫头鹰应该也是他的。

  读完信的时候马修脸都红了,先不说弗朗西斯看到了自己在图书馆睡着,接着是他把自己送回来,然后还写上一堆暧昧的句子。

  【你睡着的样子就像一只温顺的猫。就好像你趴在我的腿上,帮你顺顺蓬松的毛,情不自禁的去抚摸你,感受你的温度…】

  马修的脸红的跟格兰芬多代表色一样。

  他爬回床上之前忘记把信放好,被回来的室友看到,之后弗朗西斯送马修回宿舍的事情整个学校都知道了。马修假装没有这件事情一样度过了一个星期,他看到宿舍里的圣诞树——圣诞节要到了。

  他打算留着学校过他的假期,家里那两个大人绝对又要用借口把他留在家,自己飞到其它国家玩,与其留在家跟花园的枫树过圣诞节,他宁愿留着学校看着圣诞树。

马修盯着窗外,闷闷不乐的想这几天除了写作业以外还能干什么,最后他还是发挥了他的格兰芬多精神——去占星塔看日出。外面的黑湖从来不结冰,像刀一样的风刮过湖面打破了一时平静,带起了周围嘈杂的叫声。

晚上,马修按照计划那样爬上了塔楼,他带上自己的被子,一杯热水和南瓜汁,他开始担心在这里过夜会不会感冒。不过,既然下定决心,一个格兰芬多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3

  风扑面而来,为了顺利通过,它们千方百计的通过那些繁杂的小孔,发出不算美妙的声乐。零点到了,随之而来的是庄重的钟声,马修想稍稍眯一下眼睛,他很困。

  当他睁开眼睛时,远东的天空已经开始泛起鱼肚白,接下来,他看到太阳的轮廓,像新生的婴儿,随着时间流逝,太阳已经将自己整个的展示出来,任马修尽情欣赏。马修眨眨眼睛,喝了一口被他施了保温咒的热水。他站起来,抱起被子离开,转身遇到了弗朗西斯。

  “嘘——!”弗朗西斯突然捂住马修要说话的嘴,拉住马修坐在地板上。

  “怎…怎么了????”马修一脸懵逼的看着东张西望的弗朗西斯。

  “这样吧,你先跟我接个吻,”弗朗西斯转过头来,发现马修的脸色从正常变到格兰芬多色,他连忙解释说,“假的!当然是假的!我要躲开那群,呃,对,疯狂的女孩子!”

  马修冷静下来,瞪着弗朗西斯,指了指弗朗西斯还捂着自己嘴巴的手,等到弗朗西斯松开马修说:“您真忙。”

  “不然呢!我跑遍了整个霍格沃兹,哦当然,不包括禁林。拜托了,只是这个学期,哥哥我魅力大,而且接近毕业,那些饥渴的人恨不得把我按在墙上一人吻我一次,太恐怖了!”

   “so——?”
 
  “so?我需要你啊!拜托了,就这个学期。”弗朗西斯贴近马修,鼻子都要贴上了弗朗西斯也没有停下靠近的意思,“答应我——”

  马修突然意识到弗朗西斯靠自己是多么近,这句“答应我”像是有魔力一样,弗朗西斯的气息轻轻地喷洒在马修的心头,男孩觉得心里植下了什么,鬼使神差的答应了弗朗西斯。下一秒,弗朗西斯便攀上男孩的唇,只是吻了他,没有加深吻的程度,有没有伸进舌头。

  他清晰的看到弗朗西斯背后的楼梯爬上来几个人,他们两个徒有虚名的关系立马传遍整个学校。

  啊,我的初吻。

  ——弗朗西斯离开马修的嘴唇前,马修想起的第一句话。

  男孩的思考乱七八糟,他觉得自己的脑子充满了鼻涕虫,黏糊糊的,居然答应了弗朗西斯的不平等关系,这对他没有一点好处,反而让自己被缠上很多问题。

  还有——自己的初吻!

  马修生气的想,他想躲开弗朗西斯,每次想逃开时他身后的格兰芬多就会发挥他们的好奇心,把自己推向弗朗西斯,这个时候弗朗西斯会借用自己的身高优势,稳稳的搂住马修,并伴随着充斥整个礼堂的口哨声。

  阿尔也在一旁看戏,对他亲爱的马蒂竖起一个大拇指。

  你给我加个屁油!马修愤愤不平的想。

  弗朗西斯这个时候只有苦笑这个动作,他以前跟别人一起的时候偶尔会上下其手,被死党发现这点,死党之一的基尔会用手肘戳戳他,说:“我都不知道你能这么纯情来着。怎么,遇到真爱啦?”

  弗朗西斯低下头做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干脆就不回答了。久而久之,他们也不好奇为什么,依旧乐此不疲的起哄。

  马修顶着弗朗西斯男朋友的头衔在学校里奔波,日子还是一样过,他也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高跟周围的一切都在变化,他正直青春,最有活力的岁数,当他注意到身边的人和事都不一样时已经是弗朗西斯毕业后。

  之前,他没有人陪伴,常常一个人去图书馆,一个人解决作业,一个人去课室。马修感觉身边的人渐渐的多了起来,他有一个假的男朋友和很多新朋友。
 
  趁着周末,他跑到黑湖那,黑湖从来不结冰,它一年四季都像冬天一样黑,马修认为只看黑湖是看不出季节的。噢,多么与众不同的思考,马修傻笑一下,继续看着平静的湖面。他坐在草地上,风撩过黑湖吹上来时他才注意到现在已经是融雪的季节,马修环顾四周,发现草都是嫩芽,它们很温柔不会扎人,看看啊,它们尖尖的头上还有水珠。

  他就是这样的男孩,不同于其他人那样的多愁善感,要是被发现他们肯定会嘲笑自己像女孩子的。马修整整头发,为那根反重力的呆毛发愁,常常有人在第一次见面时感到好奇,熟悉后又觉得它很可爱,就像自己。什么意思,是说自己与众不同吗?

  他没有很喜欢的人,从来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他觉得自己错失了美好的童年,他甚至不觉得小时候有什么特别开心的记忆,于是他沉下浮躁的心去回忆那些小时候跟弗朗西斯一起的时光。弗朗西斯在他生日的时候送了一朵蓝玫瑰,蓝得像深海,然后弗朗西斯用他稚嫩的声音说:“生日快乐…”马修记得自己当时咯吱咯吱的笑了起来。

  他觉得很开心,甚至有点幸福,不是父母不爱他,马修想,从细节数来他还觉得他父母挺可爱的,就比如说他要入学时他娘兴奋的样子,抱住爸爸的脑袋就往胸上放,他爸脸铁青铁青的,直到他爸鼓起勇气拉住妈妈的衣领时才喘过气来。马修还被妈妈拖去对角街买校服校袍,还给马修买了只漂亮的猫头鹰,他亲爱的女孩。

  马修结束回忆,起身,跑去找弗朗西斯,他觉得真正的情侣会清楚对方什么时候在干什么,但他们毕竟是假扮的,怎么会清楚呢。

  他抬头看看天空,今天的太阳没有被云层遮住,也差不多到午饭时间了,马修拍拍裤子走开。

  他走向拉文克劳长桌,找到被人包围的弗朗西斯,当他们看到马修时还自觉的让路给马修,然后被马修接下来的动作惊讶的瞪大了眼睛。马修亲了弗朗西斯带着胡渣的脸,弗朗西斯像中了石化咒一样固定在那,马修被逗笑后推了推弗朗西斯时,才回过神来。

  梅林的初吻啊马修刚刚亲了我!

  他听着周围此起彼伏的起哄声,马修因焦躁不安而羞红的脸,不自觉的轻笑一声,顺应了格兰芬多们的起哄声。他扶住马修的腰,低下头想吻男孩,嘴角的度数从刚从开始就保持不变,透露出他由衷的欣喜,看着男孩因为害羞紧闭的双眼以及微微颤动的睫毛——贴上男孩红润的嘴唇。

  梅林啊,搞得好像他们真的在恋爱一样。

  在贴上马修的嘴唇时,弗朗西斯想。

  事后,两个人都没有因为这件事情变得尴尬不已,只是马修见到弗朗西斯时脸颊会变得微红,对于他们来说日常的一个轻吻,已经是寻常事了。

  他们两个像麻瓜的碳酸饮料一样的感情,好像放进冰箱里被拿出来后被猛烈的摇晃了,不一样的感情气泡越来越多——不知道什么时候爆发。

         4

  弗朗西斯盯着马修挺直的背,小心的用视线勾勒出马修的曲线,然后他发现男孩在衣物下的曲线可能更会优越,他回到级长宿舍后开始想象与马修的接触是多么的美好——马修的皮肤、马修的眼睛、马修的头发噢还有就是马修甜美的微笑。

  他们假装交往了一个月,弗朗西斯压根不介意假戏真做,反正演戏嘛,要做就做的真实点,但是他一想马修的性格,不是一个容易攻略的主,他一点也没想过从他们第一次重逢的对话里,马修就沦陷了。

  弗朗西斯躺在床上看着最上方变幻莫测的天花板,这是拉文克劳宿舍的特别之处,它不像格兰芬多那样有着红黄色的壁纸,就好像一年四季都显得热闹温暖;也不像斯莱特林那样处在黑湖底部,抬头就能看到经过的奇怪生物。它梦幻,它像宇宙一样有着未知的空间,拉文克劳的女孩子总是比其它学院来的甜蜜博学,弗朗西斯知识丰富,但当他遇到一份不真实的爱情时他也束手无策,任由它曲折蜿蜒,其实只要一句话他就能牢牢的抓住。

  他知道还有三个月不到就要离开这里,他很珍惜跟马修的每分每秒,还想滥用私权把马修带到房间来,这样他们就能畅谈一个晚上。弗朗西斯是一个很随意的人,他是浪漫的法国人,只要他想,他就可以不上课,因为他成绩好啊,就算他请假一个星期也没有教授催他回来上课。而马修还要在这学习三年,马修很年轻很天真,他没有女朋友或男朋友,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一个受欢迎的存在,想到这里,弗朗西斯就不甘心他即将毕业的事实。

  但是他可以选择回来当实习生啊!

  弗朗西斯欣喜若狂的爬下床,全年级就他一个还没告诉老师他的志愿,对着镜子整理好衣服穿好鞋就往院长办公室跑。

  院长听到他的志愿时开心的想立马让弗朗西斯实习,他停下忙碌的羽毛笔,像看到升职机会一样看着奔过来的弗朗西斯。拉文克劳的院长当然是个女老师,她今年已经六十九岁,好在拉文克劳的学生大半都是女孩子,她也不用多管,如果有一位年轻优秀的拉文克劳毕业生入职,她就可以收拾行李在世界上到处乱跑!

  而弗朗西斯最擅长的就是她任职的魔法史,她开心的都要疯了!

  她轻咳两声来掩饰刚刚的失态,告诉弗朗西斯他完完全全可以往这方面走,只要他毕业成绩全O那他可以在培训完一年后任职。

  然后弗朗西斯在他不太擅长的计算上下了点功夫,代价就是,他跟马修相处的时间又TM少了。

  好吧,本来就不同学院,而且他们还不同年级,连一起上的课都没有,他忍,他可以在早餐,午餐,晚餐来实现吃豆腐,但是他现在连一天三餐的豆腐都吃不完整。真让人失落,弗朗西斯想了想,又埋头沉迷在魔药里。

  马修还以为弗朗西斯想玩图书馆约会,直到他看到弗朗西斯·沉迷学习·波诺弗瓦后彻底否认了这个想法。

  毕业生的考核比一到六年级来的早。

  马修也很失落啊,他知道弗朗西斯今年就要毕业了而且他还不知道弗朗西斯以后想干嘛,说不定他们两个在接下来的三年里都不会见面。

  他失落了整整一个星期,连阿尔都忍受不了马修偏低的气压,他忍不住了。一个早上,阿尔拍拍马修不那么挺直的背,他说:“兄弟,乐观点,难道你想跟你男朋友分手了吗?”

  “我觉得是他想先分手…他们七年级就要毕业了。”

  “那你应该珍惜现在的时间啊,我们学校可不会放人进来参观不是吗?而且你也不知道他未来职业嘛。”阿尔喝了口麻瓜饮料,他父母寄过来的。

  “谢谢你,阿尔。”

  “不用谢,我们是可是亲密的兄弟!”美国的大男孩朝他比了个大拇指。

  每天早上,马修都会比弗朗西斯早到,只要他看到弗朗西斯出现在大厅里,他会第一时间给弗朗西斯一个吻。

  久而久之他们两个都忘记他们是假情侣的事实,马修没事的时候会陪弗朗西斯一起泡图书馆,在弗朗西斯复习累之后会相伴到处散步,到时间后各自回到宿舍。

  马修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直没问弗朗西斯的志愿,他可能是在害怕,万一弗朗西斯想出国呢,那样他不仅在三年后见不到他,他们一辈子都不能说一句话。梅林在上,马修想,我只要能见到他就好了。

    5

  感情嘛,来得好不如来得巧,就好像弗朗西斯是马修初恋而马修是弗朗西斯不一样的体验,在弗朗西斯忘我的在图书馆里游泳时马修也无声无息地照顾他,周围的人还以为他们两个已经私定终身,这老夫老妻的相处模式可不多见啊。

  弗朗西斯的考核要持续四天,而马修陪他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他也没有发觉他们最近几乎没有亲吻过,所以在最后一项结束时弗朗西斯响亮的亲了马修,引来了全校的注意力。于是,当七年级结束了他们的考后狂欢后,最让他们期待的就是,弗朗西斯和马修的分手。

  无聊的人比比皆是,占据了霍格沃兹半壁江山,有的人赌他们两个会分手,有的人赌他们两个会继续交往而剩下的少数人,赌他们在分开一段时间后依旧如胶似漆。

  几年后,很多人想起一句老话——真相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但是这句话好像不怎么符合现状。

  马修看着手上的邀请函,他把阿尔的一起借过来,横横竖竖的反复观察无数次后,马修才敢拆开这封被他磨得光滑的羊皮信封,没错,就是弗朗西斯给他的邀请函——邀请他一起参加七年级毕业舞会。

  再给马修一个学期时间思考,他都不想面对弗朗西斯就要毕业的事实,这个法国人是他美好的初恋,他给了马修轻轻的初吻,给马修带来了不一样的生活,马修知道自己现在比较引人注意,这都是弗朗西斯的馈赠。马修在去领自己订制礼服的前一天偷偷的哭了会,他锁上占星塔的门,享受一个人的时光,他曾经在麻瓜的书上看到很多次关于与初恋分开时的感情,马修觉得他们不真实,甚至觉得忘记初恋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

  在跟弗朗西斯重逢时,他还是个情窦初开的孩子,之后他被阿尔拖去当格兰芬多魁地奇的暂时队员,只为了代替一个失恋的六年级生,然后他们赢了。马修也没想到他作为一个才训练了三个月的守门员的第一场比赛赢得那么光彩!

  在他确定眼睛上没有可疑的红眼圈时,他把眼镜摘下来,弗朗西斯以前说过喜欢自己不戴眼镜的样子,之后弗朗西斯又对他说,想一个人独霸马修不戴眼镜的脸庞,让马修自内而外的脸红了。马修用了一个暂时调整视力的咒语,拿梳子整理一下随便翘起的头发,拿着邀请函走出宿舍。

  弗朗西斯看到马修的第一秒就没从马修的视线里逃出,他太引人注目了,看看那双烟紫色的眼睛,它们逃出了眼镜的束缚,现在,他们可以到处炫耀了。

  弗朗西斯鞠躬,朝马修伸出手,而马修自然而然的将手搭上去,而后变成挽着弗朗西斯的手臂。男孩子在青春期时长的飞快,前段时间只到弗朗西斯嘴巴的马修已经差不多到他的鼻子了,他能更自然的注视着马修,他们期间也没怎么说话,只是不停的相拥而舞。终于,他们累了,而校长清清喉咙的声音响彻礼堂,他开始长篇大论。马修不敢抬头看弗朗西斯此刻的表情,他想知道弗朗西斯是否想延续他们的感情,在舞会将要结束的时候,马修的眼角开始变红,眼睛也泛着水光。弗朗西斯握着马修的手,他假装没有听到马修呜咽的声音,也希望马修开口问自己的志愿——可是他没有,从头到尾都没有。

  弗朗西斯不明白,他不明白马修为什么什么都不问。

  今晚结束后——他们毕业了。

 
  马修结束了他五年级的学习,结束了暑假,他回到霍格沃兹上六年级,在魔法史的课堂上看到了他的初恋情人。

  弗朗西斯今年20岁,他朝他的学生们眨眨眼睛,所有的学生都心有灵犀的把马修推上去,格兰芬多精神开始作祟,他们起哄,他们知道马修这一年来没有任何恋情。弗朗西斯苦笑着把马修保住,就像那个时候,露出了他和马修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下拥抱时一样的苦笑。但是他是欣喜的,他要控制不住要亲吻马修的心情。马修脸红的要爆炸了,他被阿尔调侃,说自己固执的像那头热衷于撞墙的老猫头鹰,那又怎样,他只要知道那年弗朗西斯真的喜欢过他就好。

  一向睡死一片的魔法史课堂变得活跃起来,谁不喜欢年轻英俊的老师呢?不过更重要的是,青少年们一向热衷于起哄,每当弗朗西斯偏心马修时,课室里就嘘声一片,但更多的是祝福。

  ——真相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马修翻阅了自己当初的记录日记,发现自从他开始跟弗朗西斯扮假情侣之后就没动过笔。他跟弗朗西斯那点屁事全校都知道了,连教魔药的老王都忍不住打趣他的新同事。

  弗朗西斯常常在没人的地方偷偷亲吻马修,而马修比在假装交往时大胆,他会回吻,然后演变成吻得难舍难分,最后到床上解决。

  阿尔有点生气,他现在连让马修陪他打魁地奇都难,但是他有气也没地方撒,之好常常写信给亚瑟发牢骚。亚瑟曾经教育他——16岁之前不准谈恋爱,但是亚瑟没想到的是,他喜欢这个家伙,而这个家伙也因为喜欢他迟迟没有恋爱。这信写着写着,一直到毕业,亚瑟壮壮胆子想在接阿尔回家时告白,结果他们两个一见面就冲着对方喊“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周围的人好笑的看着他们,然后开始起哄。

  ——因为他们觉得这两个人绝对是早该在一起的情侣。

  END

这篇写的我很开心,特别是修改后的后三篇,他们就是要甜甜的在一起最让人幸福!

 

衣服是私设,他真的好可爱啊……

就,不会上色……厚颜无耻打个tap【暗搓搓的】